MENU
<

MENU

BRAND STORY

说到沈阳的不老林糖,许多人都知道那是制糖大师林瑞丰一手创出的品牌。

林瑞丰,1924年生人,14岁学习制糖技艺,历经日本侵华战乱、国民党统治、新中国成立、文革时期、改革开放……

林瑞丰60岁退休开始重新创业,70岁创办完全属于自己的糖果厂,现在已经88岁高龄,仍然在工作岗位上,而且依然身居沈阳不老林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的位置上。

仲秋时节,记者来到位于沈阳苏家屯区丁香街的沈阳不老林食品有限公司进行采访。一进大门,正赶上公司进原料砂糖和花生米,林瑞丰正在库房指挥卸货,他身穿白色短袖衬衣,偶尔还和工人一起抬起几十斤重的垫板往地上铺设。董事长管库房?一问才得知,目前企业主要由老伴和外孙子们打理,董事长闲来没事儿,乐得管库房,严把进货关。

老人热情地和记者打招呼,声音洪亮,精神矍铄。只见他身板笔直,体格健硕,面色红润,虽然头发胡子均已经斑白,但两道浓密的眉毛仍然漆黑如墨。在他平滑细润的脸上只有浅浅的几道皱纹,几乎看不出老年斑,四方大脸上始终挂着慈祥的微笑,显得特别亲切和蔼。

一个人一生能创几次业?能成功几次?一个人一生能工作多少年?眼前的林瑞丰,工作了70多年,屡次创业屡次成功,让记者完全超出了正常想象,啧啧称奇。

展开详情 收起详情

林瑞丰出生在山东农村,11岁那年,他随哥哥“闯关东”来到了东北的大连,俄国十月革命后,有许多俄国贵族后裔逃出俄国流落到中国东北各地,有些人在贫困潦倒之时开始以家传的各种精湛的食品制作手艺谋生。林瑞丰14岁那年开始就在一家这样的俄国人开办的糖庄里学徒。“七七事变”后,日本人全面占领中国,大连的生意不好做,老板一家去了哈尔滨,在20多个学徒中,老板最喜欢机灵勤快的林瑞丰,就带着他一个人去了哈尔滨。在俄国人的糖庄里学徒期间,林瑞丰凭着勤奋、聪明和机敏,努力钻研,勤奋做事,跟老板学到了各种欧式糖果的制作工艺和复杂配方,深得其真传。

1941年,17岁的林瑞丰来到沈阳(当时叫奉天)创立创业,创办了“庆丰糖果厂”。他凭着跟俄国人学到的制糖技艺,制作出风味独特、味道正宗的俄罗斯糖。奉天城里,许多人品尝之后,赞不绝口,频频回头购买。凭着聪明和才智,他不断创新,制作出多种既有俄式品味,又适合中国人口味的新产品,一时间,他所制作的酥糖、硬糖风靡全城,各大茶馆戏楼里的小贩最愿意批发他的糖果出售。许多听书看戏的达官贵人和淑女名媛也都成为 “庆丰糖果”的忠实顾客,争相购买其产品,用以品尝或送人。当时走红东北的京剧名角、与京戏名家马连良和麒麟童并称为“南麒北马关外唐”中的唐韵笙—唐老板,就对他家的糖果百吃不腻,频繁差人前来采买,过节时更是大批订购。很快,“庆丰糖果”就打开了市场,名声远播,风靡整个奉天城。

生意奇好,财源广进,庆丰糖果厂日进斗金。那时,中等富实人家一个月也不过能收入二三十块钱,可刚刚刚当上小老板不久的林瑞丰却一天就能够轻轻松松赚他一百块。有了这样丰厚的收入,林瑞丰的小日子过得非常富裕。全家人的吃喝穿戴都十分考究,老婆的衣服都是去上海买来的时兴样式,如果不满意就找裁缝改之或重做。虽然乱世中的许多人都遵循老辈人的古训:“勤俭持家”——靠俭德以辟难。可刚过20岁的林老板却不以为然,他认为:钱是挣出来的,不是省出来的。只要有一门好手艺,只要肯不断努力,创新发展,未来的日子只能越过越好。所以,他并不像许多老辈的创业者那样,起早贪晚,锱积铢累,积攒财富,而是努力工作,努力享乐。

因为财富增长太快,他甚至给自己定下规矩,每年只用一半时间来生产,剩下的半年时间放松身心,享受生活。中国人信奉“在商言商”,企业的本性就是追逐利润,任何经营者一旦进入商界,都会本能地把利润最大化做为自己的追逐目标。可初出茅庐的林瑞丰,却有钱不赚,特立独行。年轻的林瑞丰在商不言商,发财不吝财,这份胆识和气度,让当时的许多人十分诧异。

当然,在日本人的统治下,林瑞丰的生意并不会老是这么顺当。由于制糖原料的匮乏,林瑞丰还曾经转行做过蜡纸。油印材料使用的蜡纸,在当时使用十分广泛,这是一种在A4纸大小的棉花纸上均匀地敷上一层薄薄石蜡的纸张。这个生产过程叫做“挂蜡纸”,是一项技术活。许多老行家摸索几十年,才修炼出一套合格的“挂蜡”工艺,林瑞丰刚刚涉足这个行业,很多人都不看好他。制糖出身的林瑞丰虽然没接触过蜡纸生产,但他心灵手巧,肯于钻研。没过多久,他就在自家制糖设备的基础上研制开发出一套机械挂蜡的独家设备,生产的蜡纸涂蜡薄而均匀,光润细腻,刻写省力又流畅,质量、产量都远远超过了同行。结果是,沈阳12家蜡纸厂相继倒闭。许多蜡纸厂的老板到最后也没有弄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输在一个半路出家的制糖人手里。

正是因为这样聪明机敏,善于应变,所以无论世事多么艰难,林瑞丰都能坦然面对,找到自己生存和发展的空间。1945年8月,日本人投降,林瑞丰的糖果厂又有了新的发展机遇,短短3年多时间,他的企业就有了较大发展,到1948年11月沈阳解放时,24岁的林瑞丰已经成为沈阳城里有名的制糖专家。

展开详情 收起详情

新中国成立后,林瑞丰参加了手工业生产合作社,后来又成为国营糖果厂里的技术员,后又被聘为沈阳市食品研究所的工程师。虽然企业已经不是自己的企业,可视制糖为最大乐趣的林瑞丰仍然是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刻苦钻研,不断研制开发新的糖果品种,成为沈阳市食品科学研究所资格最老,技艺最高超的制糖工程师,当年畅销多年的大虾酥、夹心巧克力等糖果都是他奉献给沈城人们的美味糖品。

由于工作关系,林瑞丰经常到全国各地出差,和各地制糖界业的同行交流,这进一步开阔了他的眼界,使他学到了更多的制糖知识,掌握了更多的制糖工艺和配方,制糖技术也更加老道和纯熟。经过多年修炼,他对糖果研发和制作工艺可以说了如指掌,其技术已经修炼的炉火纯青。无论是对软糖、硬糖、乳脂糖、蛋白糖,还是胶姆糖,抛光糖和巧克力的制作,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的酥糖制作功夫,更是堪称一绝。

上世纪50年代,中国和许多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互动频繁,每年都有许多来自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到中国访问,他们中许多人都非常喜欢吃口味独特的苏联糖果,所以当时每年国家都要从苏联进口糖果用于政府接待。可是进入60年代后,因为中苏交恶,中国从苏联进口糖果的贸易受到影响,为了不影响外事接待工作,国务院指示上海一家著名的糖果生产厂根据原来苏联人给的配方研制生产一种叫“伊利斯”的糖果,以用于招待和赠送国际友人。

可是,虽然有了配方,但因为搞不清具体的制作工艺,产品研发还是遇到了困难。那家制糖厂动用了所有的技术人员,请教了所有能请教到的专家,经过多次研发试制,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出需要的口感效果。这可难坏了工厂的负责人,因为在当时的阶级斗争形势下,这种糖果研制是一项政治任务,如果不能完成,谁也不知道要承担什么后果。

没有别的办法,他们只好一遍又一遍反复尝试,但却死活找不到工艺的突破口。一天,技术人员连续奋战了几天几夜,又尝试了一种新工艺,可制出的糖果却是又黑又苦。一个技术员生气地抓起一把糖狠狠摔在地上,气愤地骂了一句:“什么他妈的‘伊利斯’,这简直就是‘一粒屎’。”正巧,这句话被来这工厂出差的林瑞丰听见了。他一时好奇,就走过来问了一句:“你们要做‘伊利斯’糖?”几个技术人员正没有头绪,一听来人的语气似乎是个内行,赶紧说到:“是啊,您知道‘伊利斯’?”“当然,20年前我就会做。”那些技术人员像看见了救星一般,赶紧让林瑞丰在一旁指导,又开始了新一轮忙活。林瑞丰不多说话,就看着技术人员做前期准备,材料、配方、比例,然后他帮助掌控温度和时间,他开口只说了一句:“别忙!稍等两分钟。”几分钟后,糖做出来了,众人一尝:对!就是这个味道,真是奇了!

这真是“难者不会,会者不难。”困扰了上海制糖厂众多专家和技术人员许久的重大难题就这样被这个来自沈阳的北方汉子用几分钟时间轻易地解决了。从此“北方制糖大师林瑞丰”的名号叫响了大江南北,成为全国制糖业魁首级的人物。

展开详情 收起详情

1984年,60周岁的林瑞丰从沈阳市食品科研所退休了。

按说,年过花甲、劳碌一生,林瑞丰也本该像其他退休老人一样回家去含饴弄孙、安度晚年。可是,他却丝毫没有这个打算。在制糖行业打拼奋斗了40多年,他积累了丰富的制糖经验,掌握了大量的制糖配方和秘诀。虽然解放后30多年来,他也一直在努力工作,无私奉献,希望用自己的心血和才华为全国人民开发出更多更好的糖果食品,可是无休无止的政治运动耽误了他太多的时间,国营体制的僵化和低效使他的潜能和才干远远没有得到充分施展,他积累的配方、工艺和创新的想法连十分之一都没有得以实现。

当时正值改革开放起始之时,林瑞丰庆幸自己遇到了的好时代。他觉得自己一点不老,跟小伙子比无论体力和智力都毫不逊色。更何况,积累了近50年制糖经验的他,如今脱离了束缚人的国营体制,正好可以放开手脚施展一番,他要在有生之年从头开始,进行第二次创业,重新启动自己的事业人生。

尽管缺少启动资金,但改革开放的政策还是给他提供了施展才华的机会。 “制糖大师”的名号本身就价值万贯。他与东陵区某集体企业合办了一个糖果厂,由林瑞丰独立承包,首期合同五年。他给这个新工厂起名叫“大一糖果厂”。“大”和“一”都是“头”的意思,做为“北方制糖大师”,“糖业魁首”的林瑞丰,他要让他的工厂和产品独占鳌头,独领风骚。

林瑞丰对这个糖果厂充满信心和希望,他立下军令状:在工厂赚到钱之前,我绝不领企业一分钱工资。新工厂是一张白纸,一切都要从头做起。林瑞丰样样事都要亲自出马。工厂在沈阳的东北郊,他每天总是3点多钟就起床,骑着自行车要跑30多里地去上班,沈阳的冬天冷得厉害,就是下大雪他也从不退缩。对他这股子拼劲,厂里很多年轻人都佩服得不行,说他是60岁的老小伙儿,夸他发挥余热。他反驳道:“你说错了,我这可不仅仅是余热,我这是长久积攒的巨大潜力。”

林瑞丰不仅有一手制糖绝技,还是管理经营的一把好手。在他的不懈的努力下,仅仅2个月,大一糖果厂就开始生产出产品,这种新产品是林瑞丰自己研制开发的一种半软奶糖,老林把它命名为“运动糖”。这种由白砂糖、葡萄糖、炼乳、可可、花生米、杏仁等原料制成的新型糖果造型奇特,形状象个小菜暾,外圈彤红,断面乳白,外观和内涵均与众不同。它香浓可口、甜而不腻、软硬适度、老少皆宜,入口后,一股可可奶香味直沁肺腑。咀嚼时,可可香、奶油香、果仁香和淡甜融为一体,越嚼越香。它营养高,吸收快,助消化,对体力消费大的,更堪称补品。这种糖的包装装璜也精美新颖,光彩夺目,它采用红.白.蓝.金四种颜色为基调,以运动员为中心向四周发散旋转图案,给人以运动之美感。

其实,早在1970年,林瑞丰就曾经尝试将这种产品生产、推广,但当时的经济体制下,根本无法做到。而现在,这种有别于市场上常见的硬糖和软糖的“运动糖”推向市场后,很快受到了广泛的好评,人们争相购买,一个月以后,企业就已经开始盈利,在以后的日子里,新产品销量节节攀升,很快成为沈阳的知名产品。这实在是许多人都没有料到的一个奇迹。

首战告捷,运动糖的出现填补了国内制糖业的一大空白,成为沈阳的地方特产。很快被评为沈阳市风味食品,荣获市金星杯一等奖,产品销往北京、大连、深圳、哈尔滨、大连等城市,甚至还打进了日本东京的展销会。趁此机会,林瑞丰强势出击,又在借鉴欧洲各国制糖工艺的基础上,连续开发出斯姆劳基、依利斯和卡拉米尔等八个品种的俄英式高级奶糖。

1989年,林瑞丰与合作方的首期合同到期。5年中,林瑞丰为企业赢利数百万,上交利税200多万。正当他踌躇满志,准备与厂方继续进行新一轮合作,再大干一场时,合作方却觉得已经完全掌握了生产工艺,不再需要这个合作伙伴,终止了合作。

林瑞丰另起炉灶,与沈河区某公司合作再建一家糖果厂——瑞丰糖果厂,开始他又一次新的创业,承包期还是5年。5年后,同样的结局再次出现:与人第二次合作期满后离开了他洒满心血的“瑞丰糖果厂”。这时他已经年过70,满心伤痕,可他仍不服输,他要再贾余勇。而且,他已经有了一定的资金积累,他不再想借助别人的力量干事业了。

终于,1994年,林瑞丰在在古稀之年又开始了他人生的第四次创业历程——独立创办了不老林糖果有限责任公司,他要完全凭籍自己的力量和不再年轻的身躯投入到商场拼搏之中。而离开林瑞丰的“大一糖果厂”和“瑞丰糖果厂”虽然留有林瑞丰开发的良好产品和巨大市场,从他离开后却势头式微,每况愈下,像两串曾经光彩四射、缤纷绚烂的泡沫一样,逐渐在市场经济的大潮深处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林瑞丰虽然几起几落,却是愈挫愈奋,屡战屡胜,倔强峥嵘,终于在第四次奋起后,创造出了更大的辉煌,充分展示了这位糖业奇人的不屈个性和拼搏精神,其奋斗历史之长久,奋斗经历之奇特,使他当之无愧成为制糖行业人人敬佩的一棵凌峰傲雪的不老松。

展开详情 收起详情

由于林瑞丰人老心不老,心态和精力比年轻人一点都不差,他有个别号,叫“不老林”。还是在承包瑞丰糖果厂的时候,他就改进了运动糖的配方,研发出一系列的低甜度、高营养的新产品,在给这些新产品命名的时候,他起的名字就叫“不老林”糖。这些新产品有荔枝、香蕉、椰子、菠萝、葡萄等多种口味,均属于半软质奶糖,这批糖比之运动糖不论造型、包装装潢和商标设计等都更独具特色,口味也更加香味浓郁,回味无穷。

当不老林糖果有限责任公司成立后,为了防止假冒产品,林瑞丰开始向国家商标局申请注册商标。为了增加商标的权威性和侵权难度,也为了向广大消费者提供信誉保证,林瑞丰申请用自己的肖像作为新产品的注册图形。可在90年代前,用产权人肖像做产品商标,在中国还是前所未有的新事物,国家商标局不批准。一次次申请,一次次不被受理。后来,老林干脆直接去了国家商标局当面陈述。他告诉商标局的工作人员,在国外这种情况很正常,可工作人员说,国外怎么样我不管,国内没有,不能为你开这个先例。本来不善言辞的老林这回来了劲,他据理力争说:“改革开放就是要接受新事物,市场经济、个人承包原来都没有,现在不也都有了吗。”这时正好一位领导路过,听他说的有道理,就指示工作人员先收下。两年以后,经过重重磨难,以老林的头像作主体标识的“不老林”商标终获批准,林瑞丰成为中国知识产权人肖像商标化的第一人,有了这个先例,很多商品研发人纷纷以个人头像进行商标注册,大大强化了产权保护力度。

“不老林”系列糖曾给沈阳人带来了无限的骄傲;在北京亚运会购物中心,“不老林”5天销售32吨,居各类糖果之冠;《人民日报》在《八方珍品待远客》的报道中,把“不老林”列为全国十几种畅销名产之首;在广州中国首届旅游购物节上荣获国家旅游局、轻工部、商业部联合颁发的“天马奖”银奖;“不老林”糖还曾在九十年代初进军“大白兔”糖的故乡上海,在极端排斥外地商品的上海抢滩登陆,刮起了一股蔚为壮观的“东北风”。在有着70年历史的“老字号”淮海路第二食品店出售时,几百名见多识广的上海顾客竟然排起“长蛇阵”争相购买“不老林”,弄得交警不得不出来维持秩序……

此后,许多食品界的国内大奖接二连三落到“不老林”头上,在全国大商场推荐市场名优商品中,“不老林”在糖果类中位居第二。在京、津、沪、汉、穗等大城市产量一直供不应求。然而,“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显赫的名声和巨大的赚钱效应也引得四面八方的假冒产品蜂拥而至。沈阳、哈尔滨、北京、上海、西安等地出现了许多假冒和仿冒“不老林”的产品,仅沈阳本地有名头生产仿冒产品的厂家就有十四家之多。除了直接假冒“不老林”的产品名头外,还有许多在包装装潢上和“不老林”十分相似、鱼目混珠、难辨真伪的“不老神”、“不老森”、“不老松”、“新老林”等等纷纷出笼。大量假冒伪劣产品的出现不仅抢占了“不老林”的市场份额,更严重败坏了“不老林”的声誉,曾享誉国内外的“不老林”糖,一度由于遭受仿冒者的侵害,销量急剧下降。

为了保护知识产权,老林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捉假打假。然而,打了一批又出一批。时间长了,林瑞丰不再徒劳地与这些制假者较劲,他回头继续强化内部管理,提升产品质量,他相信,老百姓最终还是会检验出优劣真伪,只有可靠的产品质量和吸引大众的口味才是战胜一切假冒伪劣的最强大的武器。

展开详情 收起详情

林瑞丰一贯重视产品质量,当年为了保护产品的声誉,打垮仿冒产品,他带领全厂职工更是在质量上狠下功夫。首先在原料进货方面坚持高标准严要求,制糖中.无论是主料,辅科,还是包装物,全部采用国内一流货色,宁可舍近求远多花钱,也绝不用二流的。一次厂里进砂糖,色泽稍差点,他们立即赔上几百元损失费.全部退货。后来又每吨多花60元,重新进了20吨糖。还有一次他们采购了五吨葡萄糖液,也是因色泽不好而统统弃之不用。为了采购到最好的原料,他们不怕多花钱,多跑腿。有一次厂里采购员刚刚从哈尔滨订购奶油回来,得到消息黑龙江海伦乳品厂的奶油更胜一筹,于是当天便乘车返回黑龙江,重新订货。

除了选择最好的原料,在生产工艺方面林瑞丰也严格把关,他研发的“不老林”系列七种产品——荔枝、香蕉、菠萝、椰子、葡萄、桔子、杏仁各味,从配方调料,到包装装璜,既相似又各异,既近似又不是,技术要求、原料选择、生产工艺、质量检查都非常严格,老林每天都“钉”在生产车间,亲自把关。他要求各道工序都要严格按照标准操作,不准有半点马虎。为了保证产品质量,他率先在全企业开展了不吸烟运动,把工厂变成无烟工厂——职工进厂一律禁止吸烟。有效地防止烟灰,烟头污染糖果。

不懈的努力终于修成了正果,20多年过去了,虽然“不老林”不再跟假冒商品较劲,不再花精力捉假打假,甚至不去努力刻意地去宣传自己的产品优势,可随着广大消费者的口碑相传和亲口品尝比较,那些假冒产品在质优味奇的真品面前,永远没办法占据上风,终没能形成气候。而多年对产品质量和诚信的坚持和固守,也终于让“不老林”名满天下,誉满天下。

如今,“不老林”历经多次扩大,已经成长为沈阳不老林食品有限公司。其产品除了以“不老林”奶糖系列,又研发出酥心糖、水果糖、芝麻糖、朱古力硬糖、砂质奶糖等几十个品种。经过持续积累和迅速发展,沈阳不老林食品有限公司已经成为兼具配方工艺和稳固市场的著名糖果生产企业,产品畅销全国,并远销到俄罗斯、日本、韩国等国外市场。

大商之道在于“诚”,大道至简。商业竞争取胜之道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在激烈复杂的商战之中,一个优良产品要在大批假冒伪劣的包围中突出重围,最终取胜,最简单、最智慧的办法就是以不变应万变,坚持以“诚信”服众,以“诚信”传名,以“诚信”立威。坚守“诚信”数十年如一日,就能为创立长青企业奠定最坚实的根基,这,或许是不老林至今屹立不倒的诀窍。

展开详情 收起详情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林瑞丰事业的成功,始终离不开家人的支持和帮助。在林瑞丰几十年的创业过程中,他的家人一直与他相伴相随,从各方面给予他全力的支持和帮助。一家人都曾从事糖业制造工作,可以说是一个“甜蜜的世家”。

林老的原配夫人,十几岁就在林瑞丰的糖铺学包糖,正是命运的安排让他们走到了一起。与丈夫朝夕相处几十年,耳濡目染地林夫人对制糖也很内行,当年丈夫在承包“大一糖果厂”研制运动糖配方时,她就为丈夫献计献策,提示丈夫要根据现代人的口味,制造出甜而不咸.香甜适口的新风味半软奶糖,从而赢得了人们的喜欢。

在父母的熏陶下,林瑞丰的儿女也都献身于糖果生产事业,成了老林的好帮手。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三个女儿曾联手在不老林公司担任厂长等重要职务,为企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随着年龄的增长及企业不断地发展,她们主动提出退到二线,把企业发展的空间留给了年轻人。

张顺、刘林(林老的外孙)在不老林公司担任着高层管理的位置。他们都是名校研究生毕业,具备良好的品格和现代人的思维。在家人的劝说下,他们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因为他们觉得外祖父开创的事业意义更大,更具有挑战性和发展空间,也更需要年轻人参与、继承,将其发扬光大。

两个年轻人的加入给企业带来了新的生机和活力。张顺管理生产,引入了许多现代化管理模式和电子化的生产和检测手段,使生产效率大大提高,产品质量检测也更方便和快捷,产量迅速提升,成本却不断下降。刘林主管销售,更加注重销售渠道的整合和管控,使产品的市场份额不断扩大,销售量逐年快速提升,5年间提升了约170%。谈到这些发展,两个年轻人都很谦虚,他们说这不完全是他们的功劳,关键是外祖父和父母一代几十年给企业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积累了巨大的发展势能和发展空间,所以他们稍作努力,效果就十分明显。

尽管是家族企业,但后来者已经对企业注入了现代管理机制,企业正向着现代化的更高的层面发展。他说:“企业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好,我放心了。”

展开详情 收起详情

今年对于林瑞丰老人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年头,是他开始独自创业70周年,也是他的88大寿之年,在中国,88岁诞辰人称米寿。人说:“人生七十古来稀,年过米寿更称奇。”可已经88岁的林瑞丰老人却依然在工作岗位上,这更令人称奇。

当记者问到林瑞丰打算什么时候退休时,他说他身体尚好,在家也呆不住,所以天天来公司上班。目前新老伴和孩子们已经把企业全面管了起来,企业发展态势十分良好,管理上一点儿也不用他操心,所以他正好腾出空来全身心研制新产品。他打算再干上3到5年,再为企业研制出几套新的糖品。

他说70多年前他刚开始学艺时就是学做巧克力,巧克力的配方其实都一样,但工艺不一样时,就可以做出不同类型的产品。他对我说,糖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它的保存受到地域、温度、湿度等多种因素影响,品质都会有所不同。“不老林”发往全国各地的产品工艺上都有一些变化,就是为了适应不同地方的人的口味和储存条件。因为同一种产品,雨天和刮风时的糖温与正常天气不同,春天与冬天,南方与北方的加工工艺也根据具体情况而定。

看着老人兴致勃勃地谈论他的“制糖经”和新的研发计划,记者深深为之感动。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当年林瑞丰在为他的产品起名“不老林”时,就希望自己的企业能不断保质量、重信誉、开新品,象松柏之林那样万古长青,长盛不衰,最终成为一家百年老厂,如今他仍然为这个目标变成现实而努力着。

在与老人分手前.我看到他的办公室墙上挂有一张条幅——由辽宁省原副省长林声先生所题写,内容是:“味佳天蜂酿,糖魁不老林”。我看着这位身着白衣蓝裤的慈祥老人,仿佛看到一只生命不息,酿蜜不止的辛勤老蜜蜂,正用他一生积累的智慧才艺和满腔热情,努力酿造最甜最醇的蜂蜜,源源不断地为社会奉献着甜蜜和欢乐。

展开详情 收起详情
TOP
MESSAGE